1. <form id='iM3yay'></form>
        <bdo id='iM3yay'><sup id='iM3yay'><div id='iM3yay'><bdo id='iM3yay'></bdo></div></sup></bdo>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看书阁 -> 玄幻魔法 -> 重生原始时代-> 第六十章 神犀吐墨(下)

            第六十章 神犀吐墨(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等会儿你就明白了。”

                琅廷对一脸不知所以的东皋君说了下,转头向公良说道:“刚好我懂点修补术,可要我帮你修复这方古砚。”

                公良哪会不同意,连忙点头应着。

                琅廷见他愿意,随手一扫,残缺砚台的所有物件顿时飞离桌面,漂浮在左手心上。继而见他右手食指往漂浮物件点去,一道炽热白光从指尖喷吐而出,落在残缺砚台的所有物件上。刹那间,物件互相牵引着往断裂处飞去,衔接在一起。

                白光在衔接处闪烁,使物件越靠越近,逐渐融合在一起,再也看不见断裂痕迹。

                过了一会儿,砚台落回琅廷掌心,宛如新造一般,肌体细腻,玉润珠圆;砚池幽闭,仿佛万古深潭;神犀双目灵动,隐现灵光,似乎具有灵性。

                “好一方神犀吐墨砚。”一旁的封衡连声赞道。

                “确实是一方难得古砚,原本以为已经遗失,没想到还有幸遇见。”

                琅廷见公良和东皋君一副不解的样子,就翻转砚台,指着上面那一行诗说道:“这首诗全诗其实很长,这只是其中一段中的一小句而已,那一段诗为‘天子命薄伐,受脤事专征。七德播雄略,十万骋行兵。雁行蔽虏甸,鱼贯出长城。交河方饮马,瀚海盛扬旌。拔剑倚天外,蒙犀辉日精。弯弧穿伏石,挥戈斩大鲸。鼓鼙朝作气,刁斗夜偏鸣。六郡多壮士,三边岂足平’。说的是大秦猛将受命征战异邦之事。

                这首诗乃是学宫大儒所作,当时他是前往异邦征战将军身边的记室。

                那时大儒尚非学宫中人,因缘巧合下得文气淬体,才进入学宫修行。

                这方砚台就是他成就大儒之身后所作,后来故去,砚台也跟着消失,没想到今日竟然再次出现,真是让人惊喜。”

                “这东西很贵吗?”公良好奇道。

                琅廷摇摇头道:“大儒之物,又岂是区区阿堵物所能衡量。这方砚台名为神犀吐墨,估计说出来你们也不明白,今日就让你们开个眼界。”

                琅廷从储物戒中取出一瓶墨汁倒进砚池之中。

                他倒的速度很慢,但倒的很多,砚池中的墨汁逐渐满了起来,可他依旧倒着,眼看墨汁就要溢过砚池。

                忽然一声犀吼,只见俯身砚池的神犀张开大口,将满溢的墨汁慢慢吸入腹中,每吸一分,犀身的颜色就浓一点,渐渐变成全黑,砚池中的墨汁也全部被它吸入腹中。

                此时,琅廷已经将那瓶墨汁收了起来。

                神犀吸完墨汁,就开始往外吐,直吐到犀嘴处,才停止下来。

                “咦...”

                忽然,公良发现神犀吐出来的墨汁好像和琅廷倒下去的有点不一样,好像更浓,而且散发出丝丝油光。似乎在这一吞一吐之间,墨汁发生了一种无上玄妙的变化。

                琅廷看他一脸惊讶的样子,就说道:“你也看到了,神犀吐墨砚之所以名为神犀吐墨,是因为当砚池墨满的时候,俯身饮水的神犀会将池中墨汁吸走,萃取精华再吐回砚池。吐回来的时候,墨汁再不会满溢,只会到犀嘴之下。当砚池墨少的时候,神犀才会将腹中墨汁缓缓吐出。

                神犀吐墨砚不管是在选材,还是立意、功用方面,都十分难得,所以直到现在,依然在学宫名砚之列。

                一般能被学宫列为名砚,都是存世之物。其中那些名砚各有其主,只有神犀吐墨砚不知所踪。所以一直以来都有人在寻找。可惜都一无所获,没想到今日被你得到。

                公良,你不是儒修,又不是读书人,要这砚台无用。不如让给我,不管你要什么,只要我能办得到,都可以取来给你。”

                琅廷作为青阳学宫上层人物,能说出这种话,可见神犀吐墨砚有多珍贵。

                当然,也不无想让这方砚台回归青阳学宫,不想它流落在外的缘故。

                东皋君听到琅廷的话,连忙说道:“我妙道仙宗什么没有,还需拿此宝砚来换。”一边说,他还一边朝公良使眼色示意他把砚台收起来。

                公良这才从愣神中清醒,将神犀吐墨砚收起来。

                琅廷见公良收起砚台,顿时急了,“哎,你这么快收起来干什么?再等等,我与封衡还没看完。”

                “看什么看,你们青阳学宫要什么东西没用,何必死死盯着我师弟这方砚台。若是想要,自己到四方斋买一块。”东皋君一边说,一边传音公良不要把砚台拿出来。

                “四方斋的砚台能和神犀吐墨砚比吗?”琅廷怒道。

                东皋君可不管四方斋的砚台能不能和神犀吐墨砚比,反正就是让公良别把砚台拿出来。

                他知道琅廷的毛病,平时看他像个温文儒雅的君子。

                可当他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时,什么温文儒雅,什么君子风度全然不见。只要能到手,什么条件都能答应。等得到东西后,却又对无礼的条件推三推四,让人头疼。

                以前他曾得到过一支不错的符笔,那符笔也不知是用什么兽毛炼制,画符十分顺手。

                有一次不幸被琅廷看见,拿去写了几个字,就开始求他把符笔卖给他。

                他又不缺灵石,自然不可能答应。

                为此琅廷足足求了他三年,用尽各种方法,最后一松懈,就被他骗走了,气得他直跳脚。

                所以作为过来人,东皋君才让公良警惕琅廷,免得好不容易得来的神犀吐墨砚被琅廷骗走。

                琅廷在小辈面前可不敢像对东皋君那般随意,还要保持风度,保持尊严,所以跟公良说了几句,见他在东皋君的挑拨下紧紧收着砚台,也就不再说什么。转而泡起茶来,和大家说着山中趣事,直到茶尽,才带他们回太虚草庐。

                封衡在草庐外向众人告别,带着鼓儿回家去了。

                公良回到太虚草庐,就把自己关进房间,拿出神犀吐墨砚观看起来。

                恍惚间,他感觉砚台上的景物好像活了起来,只见一池墨水随风荡漾,泛起幽幽鳞光,神犀低头饮水,时不时抬头向对面的母子吼叫一声。池边上的小神犀伸头四望,对什么都感觉好奇。匍匐在地的母犀望着小神犀,眼中流露出无限的爱意。

                片刻后,公良清醒过来,往神犀望去,发现神犀好像比刚才多了几分灵性。它的灵性好像在不断恢复当中,不愧是大儒之物。

                看了看,他就收起砚台,挂起书圣送的“道”字,带着米谷修炼起来。

                公羊孺说让他修炼之前好好揣摩,必有所得。可惜他怎么揣摩都揣摩不出东西来,倒是挂着修炼的时候,画中真意与洞天真元相呼应,让体内的真元多了一丝玄妙味道。

                米谷其实不喜欢修炼,她最喜欢的就是趴在粑粑身上睡觉觉。

                但粑粑让她修炼,她只能修炼喽,她米谷可是粑粑的乖孩子。

                只是修炼没多久,瞌睡虫就爬上身,小家伙一头栽倒在床,“呼呜呼呜”的睡了起来。

                公良看得连连摇头,这小家伙每一次修炼都这样,即使如此,她的功力还是在不断进步当中,看得人眼红不已。可惜他没那好命,只能老老实实的修炼。

                一夜无话。

                翌日醒来,米谷见粑粑还在睡觉觉,就悄悄地爬到粑粑身上舒服的趴着,继续睡了起来。

                公良被小家伙的动静吵醒,睁开眼来。

                小家伙也张开大眼看着粑粑,开心极了。对她而言,每天早上能第一眼看到粑粑,无疑是世间最幸福的事。

                公良将小家伙抱在怀中,用下巴蹭了蹭她的小脑袋,就起身带她去洗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