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iM3yay'></form>
        <bdo id='iM3yay'><sup id='iM3yay'><div id='iM3yay'><bdo id='iM3yay'></bdo></div></sup></bdo>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看书阁 -> 武侠修真 -> 孬魔邪圣-> 第八百九十三章 天上下钱雨

            第八百九十三章 天上下钱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镇南城里的大生意大买卖,在向无极帝国交纳税务之后,还得向泰阿镖局交纳一笔安枕费。交过这笔安枕费,就可以高枕无忧,安心地赚大钱了。可这天,镇南城中各大青楼的老板或者老板娘,都没有安然睡到自然醒。

                都是天一亮,便被人从睡梦中叫醒,被告知招牌和艳帜丢失。

                镇南城客商众多,青楼自然就多。规模小的,野鸡没名草鞋没号的的不说,仅仅是艳帜榜上有名的,就有整整一百家。

                镇南城为了繁荣青楼事业,由青楼协会主办,特别开辟了一个百丽榜,由客人们点评。

                客人满意度高的,榜上名次自然就高,反之下降或跌出榜外。

                这可不是口头上说说而已,是要定期由青楼协会插旗换旗的。

                各家的老板或者老板娘,对这个旗帜的重视程度,比对自家的祖坟还要看重。

                旗帜丢失,比祖坟被挖,还要令他们惊心动魄,悲痛欲绝。

                一个个急急如丧家之犬,衣冠不整、狼狈不堪地跑来报案。

                请泰阿镖局天南分号,为他们做主,还他们一个安然入梦。

                百十个青楼老板或者老板娘,不约而同几乎是同时到达,泰阿镖局天南分号的门前,并差不多同时发现了自家的艳帜。

                这些习惯了晚睡晚起的老板和老板娘们,一个个涂抹着眼屎,咽下连天的哈吃,呆若木鸡地傻望着自家的荣耀。

                镖局门前的广场,非常大。比无极帝国天南将军府管辖下的校军场,小不了多少。

                这个广场,是镇南城的一景。周围布满了商家店铺青楼酒肆。

                无论是白天黑夜,广场上,都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特别是清晨和傍晚,更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傍晚,这里是人们散步纳凉约会的场所。周边更是及时行乐的好去处。

                清晨,这里是远行货物的出发点。不想货物受损失的客商,清晨之时,都会到这里领取镖旗,或者带上押镖的镖师,出发。

                此刻,广场上正是人山人海的热闹时刻。然而,所有的人,在发现镖旗易帜的那一刻,都仿佛是挨了一个晴天霹雳,全傻了。

                巨大的广场上,所有人都仰着脖子,雕像一般,瞻仰旗桩。

                一阵嘈杂的声音,从镖局中传出。一个青衣老者,带头奔出。

                青衣老者,年约六七十岁,健步如飞,犹如扑食的雄狮,凶猛而迅捷。此人正是泰阿镖局天南分号的当家人,柏候继统。

                柏候继统长的狼眉狼嘴,虎目狮鼻,满头白发,根根如银。是一个不怒自威,胸怀大志之人。他半生执掌天南分号,不但没有被俗务拖累,耽误修为,反而踏上武道的巅峰,达到武圣之境。

                近日,他正在交割俗务。准备去龙山,以武入道,一心修道。

                可就在这个清晨,他听到了一个根本不可能发生的报信,说广场上的大旗,被人砍了,并且还换上花花绿绿的艳丽青楼旗。

                这是所有成年人、理智健全的人,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因此,他一巴掌就将报信的人抽的飞了出去。可接二连三,报信人不断,抽不胜抽。让他不得不开始疑惑,不得不出来。

                一出房门,柏候继统的心,就腾地一声空了。

                那杆大旗,是他每次一出门,就可以看到的辉煌和荣耀。为了这杆辉煌的大旗,他几乎付出一生的心血。

                可眼下,这杆天下无人敢碰的大旗,确确实实从他眼中消失。

                剩下的奔走和凶猛的形像,只不过是他的本能了。

                他本人,心空了,神智僵硬了,脑袋里是一片空白......

                柏候继统奔到旗桩下面,仰望那些五颜六色花枝招展的艳帜,一句话没有,一口鲜血喷出,仰面朝天摔倒在地。

                跟随而来的镖师们,一面施救,一面疯狂地叫骂,乱成一团。

                哗啦啦,天阴了,下雨了。

                阳光明媚,晴空万里,一丝雷鸣都没有。

                可广场上的天空,却一阵阴暗,下起暴雨。

                雨点个个铜钱大,砸的人们鼻青脸肿,头破血出,胡乱咒骂。

                然而,人们很快就不骂了。都惊喜交集抢起雨点。

                原来,雨点,居然是一枚枚铜钱。

                这天,镇南城局部地区有雨,并且是钱雨,降下无数的铜钱。特别是贫民区,降下的铜钱,多的地方,居然有半尺厚。

                百姓口口相传,奔走相告说,天要变了......老天开眼了......

                一个无声的霹雳,将泰阿镖局的大旗劈了,换上青楼的艳帜。

                泰阿镖局的金库,被龙王爷喷出龙卷风,给掀翻了。将金库里无数的钱,送给穷人。为穷困潦倒的人们,下起了雨钱......

                泰阿镖局天南分号的金库,确实被洗劫一空。但里面全部是成色极好的金锭银锭,并没有铜钱。

                可百姓不知道详细情况,便胡乱传扬,反正也没有人给纠正。

                泰阿镖局天南分号的大旗,轰然倒了!其当家人柏候继统,堂堂一代武圣,也倒下了。喷血不止。命能不能保全尚且不知,修道,得道成仙,怕是要终生无望了。

                咯嘣,柏候舞阳咬碎一颗牙齿,嘴角流出一缕缕的鲜血。

                咕噜一声,柏候舞阳将咬碎的牙齿,连带鲜血全部吞咽下去。

                虽然不是打碎了牙朝肚子里咽,却是咬碎了牙朝肚子里咽。

                第二天,就在附近寻找辛然的柏候舞阳,接到报信赶到镇南城。

                望着倒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柏候继统。柏候舞阳咬碎了牙齿,俊雅的脸,剧烈地抽搐扭曲着。浑身颤抖,双拳握的咯吱咯吱响。

                三天之间,两处遇袭。一个是天南第一庄鹞嘴寨,一个是泰阿镖局天南分号。而这两个地方,是他柏候家在天南最重大的分支。

                这两个地方,是柏候家庞大财富的十大支柱之一。日进万金就不说了。它不仅仅是财富的来源和支柱,更彰显着某种精神!

                它们不只是柏候家在天南收割财富的工具,还是柏候家威震天下,千年不败耸立天下的象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