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iM3yay'></form>
        <bdo id='iM3yay'><sup id='iM3yay'><div id='iM3yay'><bdo id='iM3yay'></bdo></div></sup></bdo>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看书阁 -> 都市言情 -> 日娱之太帅了怎么办-> 第一百七十八章 玩火自焚

            第一百七十八章 玩火自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渡边纯决定去大阪。

                现在,立刻,马上。

                即使窗外大雨倾盆。

                但手机突然响起一个陌生来电。

                “渡边君吗?”

                “嗨。”

                “你好,我是金泰妍。”

                ......

                那晚春风一度之外,两人于私下里并未再见面,渡边纯想不通她为何会联系自己?

                “呃......找我有什么事吗?如果需要补偿的话———”

                “不需要补偿,我想和你见面。”

                “现在吗?”

                “不方便吗?”

                ......

                如果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做了亏心事,做了伤害她的事,如果这个人还有良心的话,是会心虚的。

                渡边纯还不够厚黑,良心也从未泯灭,只是有时候欲望会让理智决堤。

                这是全天下所有男人或者说是雄性动物的通病吧。

                所以他真的很不愿意再与那位来自韩国的偶像见面。

                “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我必须与渡边君见一面,希望你能够谅解。”

                “好吧,在哪里?”

                渡边纯决定快刀斩乱麻,先去见泰妍,然后再驱车前往大阪。

                “港区汐留皇家花园酒店289房间。”

                “酒店?”渡边纯皱了皱眉,“大白天的,约在酒店不好吧?”

                “怎么?不相信我?还是害怕了?渡边君难道不是酒店常客吗?”

                “偶尔偶尔,其实我是一名宅男。”

                “那就这样了。”

                女人略带沙哑的声音刚落,手机随之挂断。

                这声音将渡边纯拉回半个月前名古屋那个迷乱的夜晚,雪白的胴体,妖娆的曲线,愉悦而又痛苦的哀鸣,摇晃的大床。

                一切的一切,在混杂着酒精和情欲之后,糜烂得简直就像一场梦。

                她在床上的声音,可远远没有在舞台上那么好听。

                渡边纯决定赴约,一个女人在酒店开好了房间约你,你怎么可能不去?

                那还是男人吗?

                上衫虎驾驶着奔驰,很快就到达了汐留酒店。

                28楼上电梯右转尽头的一个房间。

                他按了按门铃,门开了,女人一头金发随意的披散着,屋子里到处都是倾倒的酒瓶,空气中弥漫着酒精的味道。

                窗帘紧闭,房间的光线黯淡,女人迷蒙的扬起脑袋,露出她那张鸡蛋清般白皙的脸庞。

                “你......来了,进来坐吧。”

                她目光闪躲,侧过身让开位置。

                渡边纯忍住心里的疑惑,冷静地走进了房间。

                霓轰四巡不是已经结束了?

                据渡边纯所知,最后的琦玉超级竞技场结束之后,少女时代一行人隔了一天便乘同一个班机返回了韩国,除了林允儿因为与白石麻衣的单曲合作暂时留了下来。

                不过想到exo即将在霓轰出道,她和边伯贤的关系......

                就怕空气突然安静,渡边纯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觉得脑子有些混乱。

                或者是窗帘紧闭不透气的原因,有些窒息。

                泰妍坐在他的对面,雪白的大腿从浴袍中露出一条缝,渡边纯看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

                “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要见你吧?”

                ......

                “其实我根本不想见到你。”

                ......

                “你是我见过的这个世界上最恶心的男人。”

                ......

                渡边纯深吸一口气,面对着女人咄咄逼人的目光以及嘲讽,脸上的表情即将崩裂。

                他站起身来,深深的鞠躬,然后转身,女人猛地将一个长条物递到他的眼前,上面有两条红杠。

                这玩意有点陌生,但渡边纯在电视剧里面见过,一时间说不出的惊诧,还有重重怪异的情绪。

                “你———”

                “我怀孕了。”

                “到......医院检查过了吗?”

                “检查了。”

                “那———”

                渡边纯看了看自己离门口的距离,穿过客厅到达玄关,最多不到三秒。

                他就可以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和这个令人头疼的女人。

                “我以为你没有害怕的地方,没想到———”

                女人嘲讽的眼神就像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得渡边纯当即头晕耳鸣,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明明三秒钟就可以逃离战场,可是他的脚就像生了锈般无法动弹,就像有人在他的脚下套下沉重的枷锁。

                心悸、口渴、头晕、恶心、想吐......奇怪了,明明怀孕的又不是他。

                第一次听见女人怀孕的瞬间,他的反应就是害怕,然后就想逃跑。

                “我......的?”感觉嘴巴周围的肌肉在抽搐,他想他现在的表情一定很难看,就像一位滑稽的小丑。

                “不然呢?”女人双腿交叉地坐在沙发上,吃吃地笑了起来,妖冶而恣意。

                ......

                “你想怎么样?”

                “你觉得呢?”

                “如果你打算生下来的话,我会对你和孩子负责到底......我尊重你的选择。”

                尽管两人只有一夜的激情,但是孩子毕竟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我想......生下来。”

                “那好,你收拾一下,我在东京还有其他的房产,待会你就搬过去,那里的小区安保措施非常严密,直到孩子生下来,都绝对不会走漏半点风声,不会对你的偶像生涯造成任何影响,你只需要和公司请一年的长假就行了。”

                片刻之间,渡边纯就已经将一切在心里打好了腹稿。

                “渡边君,你想太多了。”

                “什么......意思?”

                “我马上就要离开霓轰了,飞机在半个小时之后起飞。我会回去韩国,亲自将孩子抚养长大,然后告诉他,他的父亲是怎样的一个人渣,让他一辈子恨你。”

                “你这是什么意思?”

                渡边纯脸色黑了下来。

                “你说呢?”

                “孩子是无辜的。”渡边纯头疼欲裂,现实果然比电视剧还要荒诞!

                “这世界有谁又是无辜的呢?你可以回去了,渡边君,再见!”

                渡边纯冲上前去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将她狠狠地拉向自己,“泰妍xi,你是在开玩笑吗?”

                女人忽然用力挥动着手臂,随着响亮的一记耳光,渡边纯感觉脸颊火烧火燎的疼痛。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这么大的力气!

                而与此同时,他的眼里也燃起了一团火焰。

                “女人,你在玩火!”

                咔擦,客房大门突然开了,一名黄发青年手持鲜花走了进来,在看到渡边纯的那一刻,便狰狞着表情,不顾一切地冲了上来。

                “渡边君,你这个人渣,泰妍都怀孕了,你还欺负她?你还是人吗?”

                他说,“我和你拼了!”

                “伯贤,不要!”泰妍无助地呼喊着。

                可是,黄毛青年的拳头已经重重打在了渡边纯的脸颊上。

                心悸、口渴、头晕、恶心、想吐......奇怪了,明明怀孕的又不是他。

                为什么这么难受?

                是因为曾经真正的伤害过别人吗?

                世界上最可悲的不是做一名人渣,而是做了人渣之后却还保留着最不应该拥有的良心。

                卑鄙是卑鄙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的墓志铭。

                渡边纯,你会被自己的高尚害死的!

                你明白吗?

                天地在他的眼前旋转起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