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iM3yay'></form>
        <bdo id='iM3yay'><sup id='iM3yay'><div id='iM3yay'><bdo id='iM3yay'></bdo></div></sup></bdo>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看书阁 -> 玄幻魔法 -> 凤女王爷-> 第五百六十一章

            第五百六十一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要去看看么?阿樱?”百里凤烨扭过头来看着夏樱。

                “不去。”夏樱想也没想便摇了摇头。

                百里凤烨闻言,便也不再说些什么了。

                夏樱是在边境处打滚多年的,对战事的嗅觉实在敏感的紧,更何况,华褚现在又是这么明显的征兆,“百里凤烨,你说……若是他们真的内乱了,有利可图么?”

                百里凤烨缓缓摇了摇头。

                “不是吧!”夏樱身子往后一倾,“这么好的机会,你居然觉得无利可图么?”

                “不是无利可图,是要先稳住。”百里凤烨叹息了一声,带着几分低沉的笑声,“你是锐不可铛的利剑,当年就是因为冲动在峰领之战中吃了不小的败战,全军损失了三万二千零五百一十五的英杰,人人都说你那之后稳重了不少,可这么多年了,一让你随着性子就火急火燎的,这急性子其实一点也没有改过来,平日里的稳重不过是逼出来的……”说到这里,百里凤烨忽然便顿住了,改换了两声咳嗽来掩饰,他这话可是说的有些多了,再说下去可就是凤里白的口吻了。

                夏樱楞了一下,乜斜着眼睛打量着百里凤烨。

                “你这么看着凤烨做什么?”百里凤烨知道刚才那一两句话有点暴露了,瞧着夏樱紧盯着他的目光,百里凤烨打起了棉花拳,“阿樱可是看凤烨长得太好看了?”

                他轻笑着凑近夏樱,离的很近,几乎就要贴住夏樱的鼻子了,带着些许媚惑人心的声音,百里凤烨继续说道,“你若喜欢看,凤烨呆坐着不动,让阿樱看个够,可好?”

                “别动!”夏樱推了百里凤烨一下,把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开,然后又半带着疑惑地把旁边那个食盒的盖子拿了起来,夏樱缓缓抬起手,把盖子蒙住百里凤烨的半边脸。

                百里凤烨躲开,嘻笑着问,“你干什么?”

                “让你别动呢!”夏樱说着,又想去档他的脸看。

                百里凤烨耸了耸肩膀,便也不再挣扎,他其实从来没有想过在夏樱面前隐藏凤里白的身份,有时候,百里凤烨甚至会隐隐希望夏樱能发现他就是凤里白,是一直在军营里陪了她数年,从未离开的凤里白!

                然而,也不知道为什么,夏樱总是没看出来。

                大婚那一日,夏樱看到了他锁骨处的镖痕,神情虽是变了,却也还是没有会认出来,当时,百里凤烨的心情毫无疑问地是失落。

                可后来,她慢慢的便开始信任百里凤烨了,偶尔还会提一下凤里白的事,他会看着她即使在华褚也会想着那个军师,看到饼子能想起凤里白做的食物,然后,吃到了好的酒,自己舍不得喝玩,还收了让人千里迢迢送去军营给凤里白……

                种种小而温暖的细节让百里凤烨又突然觉得,其实她没认出他是凤里白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他可以在一旁看着这傻丫头时不时地给凤里白写信,写她和百里凤烨,写华褚的局势,写她想念大夏,想念他们那些生死与共的兄弟……

                凤里白在军营中从来都是蒙面示人的,而且,为了谨慎起见,百里凤烨都是哑着声音说话,毕竟……百里宣在大夏一直都是夏樱和夏乾的心腹大患,实为眼中之钉,肉中之刺,而他又是百里宣的儿子!现在,夏樱已经知道了百里凤烨和百里宣的关系并不好,可是,若放在几年前,这点事要是在军营里被发现了,夏樱指不定要怎么猜测他?百分之九十的可能会以为他是百里宣派来的内奸。

                若不是为了隐蔽身份,谁想天天带着面罩,活活把自己包成一个棕子呢?别的还好,这蒙面啊,连吃饭都要比别人慢上几分,而军营里又都是些虎狼,每次还没吃到七分饱,别说菜了,汤都没有得剩。军营里,连夏樱都是与侍卫同吃同住的,他也不好意思另开小灶,就这么饿了大几年……想想也是一把心酸泪啊。

                “好像真有点像。”夏樱自语着,“不过,声音倒是差的很大。”

                百里凤烨一起,也跟着装起了疯,“阿樱,你在说什么啊?”说着,百里凤烨便把那食盒的盖子从夏樱手上抢了过去,“这东西还要还的。”

                “你怎么知道峰领之战?”夏樱提起这场战事,眸子还是会闪过几分浓得化不开的自责。

                “切!”百里凤烨不以为意,又是一声嗤笑,“凤烨还当是个什么事呢……”伸了个懒腰,百里凤烨抬头看了看天……这天际又亮了几分了,再过不久就大亮了呢,“这场战事,大夏谁人不晓?说书的天天都说呢!”

                “是么?”夏樱面带疑窦,“我当年一战成名,一路顺风顺水,所向披靡,这才始得我当初年轻气盛,渐渐有了些傲然,被人下了套子却一头钻了进去……”摇了摇头,夏樱没再去想了,当初若是没有那一次失败,想来,她靖安王爷也不会成长的那么快,“我怎么没有听过说书的讲过,我还以为……就光济之困会被说书人说呢。”

                百里凤烨薄而带红的眼皮微微一眯,“说来说去都是那个,时间久了也得讲点新鲜一点的才行嘛,光济之困虽是你的成名之战,但别的战役也在流传,毕竟……军营有那么多人,偶尔提起别的也自然流传了,你可是靖安王爷呢!”

                夏樱对此也表示赞同,但,继而又追问百里凤烨道,“可是……死了多少人,你总不应该知道的,说书的连这个数字也都说么?”

                “当然不知道!”百里凤烨拨高了声音,“要这些都能知道那还得了!”抚过眼皮,百里凤烨低了低声音,“是洛北和傲天告诉凤烨的。”

                “噢!”夏樱点了点头,如此倒也说得通了,其实,这些话并非没有漏洞,可夏樱却下意识的相信了百里凤烨,故而对他的所有言论也都一并相信了。

                “你老问凤烨这些做什么?”百里凤烨眨眼,一付无辜的样子,“刚才凤烨都被你吓着了,凤烨可是犯什么罪了?”说着,百里凤烨表现出一付恍然大悟的样子来,“是嘛,凤烨总不该提你的败战的,阿樱,你别见怪,凤烨心里头想着就说出来了,抱歉,抱歉。”

                百里凤烨抱拳,又鞠了个躬。

                夏樱摆了摆手,“败了就是败了,还容不得人说么?再说……天下间悠悠众口,堵得了几人的嘴,我是败了,这是不争的事实,你为这个道歉,还真是让我心里不舒服。”

                正想着呢,突然飞来一只信鸽停在了百里凤烨的手上。这信鸽额头上有一点红,而灰色的脚上却环了三圈纯色的白。

                百里凤烨一眯眼睛,他当然认得这只鸽子!他养的!夏樱给它取名叫‘饼子’,虽然百里凤烨暗暗吐槽了无数遍这破名字,但看到这鸟还是楞了一下。

                夏樱也是一惊,“是凤里白的信鸽!”

                “是么?”百里凤烨抓起了信鸽,装作什么都不知晓,“是啊,脚下绑着一封信呢,果然是信鸽!”

                “不对啊!这信鸽送信怎么能送到花西客栈来?”夏樱虽满是疑惑,但更要紧的却还是鸽子脚上的信,正想伸手去拿,可鸽子却跳到了夏樱身上,在她手上歪头蹭了蹭,很是亲昵,显然也是认得夏樱的。

                夏樱逗弄了一下信鸽,“饼子!大家都好么?”见百里凤烨瞧着自己,夏樱便解释道,“这是凤里白的鸽子,因为凤里白喜欢吃大饼,所以给它取了这么个名字。”

                “是么?”百里凤烨唇角含笑,“军中传来的么?写了什么,可是有要紧的事!”

                对这,百里凤烨才是疑惑的,他从来没有写过信,怎么他的信鸽会跑这里来了?不过,也正是由于它的出现,夏樱才会相信凤里白依然在军营里。

                夏樱逗了一会饼子,这才摸摸它的羽毛,“回去吧……”说罢,便放飞了鸽子。

                鸽子在夏樱和百里凤烨的头上盘桓了五六圈,这才离开的。

                “没事……都是军里那些索碎的事的。”纵是如此夏樱却看的津津有味。

                百里凤烨凑过去看了看,那笔迹……模仿的极像,确实像是他的手笔,他突然知道是谁了!

                ——秦紫幽!

                整个忆冰楼里,只有秦紫幽模仿他的字迹最像,而且,她还不止模仿字迹,连凤里白,她都模仿的极像,在军营里的那几年,有好几次都是秦紫幽代替的百里凤烨。

                百里凤烨身为忆冰楼主,虽身在军营,却也不能不处理楼里的事,小事还好,笔墨可以吩咐下去,但若是紧要的事,还是要他亲自到场的,故而,秦紫幽便会接替他留在军营,最长的一次,她在军营里呆了三个月而没有被人发现。

                对于凤里白,不得不说,从神态,语气气,举止,甚至是字迹,秦紫幽都能做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不过……前些日子,老冉和她为了保护天涯,使得秦紫幽失手被景枫抓了,一直关压在地宫,如今……她是被救出来了么?

                百里凤烨想着,便有些恍神,夏樱扯了扯他的袖子,“你说是不是?”

                “啊?”百里凤烨这才回神来,“阿樱,你刚才说什么么?凤烨没听清。”

                “没听清,我看你是没听见吧。”夏樱打趣道,“看你一下皱眉,一下叹气的,刚才可有是在想人?还是个……大美人!”

                百里凤烨见夏樱说的那么坦然,完全就是玩笑的口吻,不由的有些吃味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