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iM3yay'></form>
        <bdo id='iM3yay'><sup id='iM3yay'><div id='iM3yay'><bdo id='iM3yay'></bdo></div></sup></bdo>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看书阁 -> 玄幻魔法 -> 儒道至圣-> 第2528章 男女平等

            第2528章 男女平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曹德安手拂胡须,看出方运的手段,很显然,男女平等这等大事,绝对会遭到朝野激烈的抨击,方运恐怕一开始就知道难以通过,所以强行写上,到时候后退一步,改为法律面前平等,显得他已经做出妥协。

                实际上,在法律面前男女平等,才是方运一开始要制定的宪法内容,因为方运知道不能一口吃成胖子,很多事要一步一步来,但怕这样无法通过,所以才耍了一个小手段。

                但是,通过方运与杨旭文的对话,众官也发觉一个不同寻常的讯号。

                方运没有独断乾纲,而是允许有不同的声音,甚至做出了妥协与后退,没有像对柳山那样赶尽杀绝,也没有像对盛博源那样言辞激烈。

                这个左相让方运一直当下去,似乎还能接受。

                大多数官员都有相似的感觉。

                估算大家差不多把宪法草案看了数遍,方运道:“这部宪法草案非常粗糙,还有一些细节没有制定,比如官员的具体任命流程。我们,需要在三天内解决。为了加快效率,为了增强景国力量,从现在开始,会议以神念快速交流。”

                众官轻轻点头,表示同意。

                神念交流的效率是话语的百倍,在这种争分夺秒的时刻,必须要有神念交流,否则再给一个月的时间也难以制定出完善的宪法。

                这可是国家的最高法律,绝不能掉以轻心。

                许多官员偷偷看向太后,神色或有遗憾,或有无奈。

                随后,方运道:“之前所有有争议的内容,暂且不讨论,待将无争议的内容完善决定后,再讨论有争议乃内容。”

                方运看都没有看太后,开始外放神念。

                神念一息万言,在场的人并非所有人都能外放神念,但手持官印并且有足够的才气,便可做到外放神念。

                太后除外。

                太后听不到他们的交流,也无法感知到,完全被所有官员排斥。

                太后看着表情不断变化的众多官员,只能咬着牙,握着拳。

                代行君权的太后,失去了与官员交流的资格,更不用提下达命令。

                太后的内心,涌出浓浓的悲哀,同时升起前所未有的无力感。

                之前在朝堂之上,她至少还能开口说话,但在这里,连插嘴的机会都没有。

                太后甚至怀疑,方运故意将宪法草案写得如此粗糙,也是故意在这种时候提出,就是为了逼众官用神念交流,把她与国君排除在外。

                太后的眼前,再度浮现赵红妆的面庞。

                “难道,她才是对的?如果男女真正平等,哀家有了才气,方运便无法如此欺辱哀家……”

                太后透过面纱,看着方运,目不转睛。

                此刻的方运,完全以神念交流,不言不语,但是双目明亮,神采飞扬,宛若一方帝王。

                太后看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当年的先帝,也曾这般意气风发。

                太后默默垂下头,心中一团乱麻。

                到了午间,内阁的人员将议定好的宪法内容誊写出来,交给太后,而后众人快速吃饭。

                吃过午饭,众官继续以神念交流。

                宪法是一国的根本,哪怕是最普通的一条,也需要经过慎重的考量,再加上神念交流方便,所有官员都会表达自己的意见,所以即便用神念交流,完善《宪法》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很多宪法内容都有较多的争论。

                比如,方运根据《韩非子》中的“宰相必起于州部”,要求内阁诸相必须有在一县执政的经验。如果官员未曾主政最基础的一县,将永远不能担任相位。

                但是,许多官员不赞同,列出种种理由。最终,双方各退一步,改为左相必须有在一县执政的经验,而其余各相则需要有担任州牧和尚书的履历,若曾经主政一县或一府,则更有优势。

                众官之所以妥协,是因为这些官员见多了那些没有基层经验而胡乱施政的官员,甚至他们自己也曾经因为不了解实情做过一些错事,因此没有完全反对方运。

                在制定选拔官员的细则方面,讨论最为激烈,因为所有官员都无法容忍自下而上的选拔方式,所以目前官员的选拔,依旧是自上而下。

                方运没有愚蠢地强行推行不适合人族的选拔方式,而是顺应大势,在选官方面没有进行过多的改变,只能在以后持续革新吏部的过程中,改变一些细处。

                众官没有丝毫疲惫,讨论了一天一夜,第二天继续讨论。

                太后终究不是读书人,身体扛不住,竟然就在众人面前伏案而睡。

                第二天和昨天一样,方运与众官在讨论《宪法》中度过,而太后明显有些吃不消,但还是强打精神,大多数时间都养精蓄锐,只在众官做出决定后,再细看新的内容。

                到了夜晚,方运与众官就大部分宪法内容达成一致。

                太后没有阻挠,而是全部通过已经达成一致的内容。

                方运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道:“此刻已经入夜,但时不我待,我们现在开始讨论有争议的内容。”

                太后早就做好准备,立刻道:“哀家坚决不同意第六条!”

                天子掌礼,礼归于天,圣天子垂拱而治。内阁执政,政归于人,读书人以勤事君。内阁官员应主动代替国君承担政务,让国君更好执掌一国之礼。

                方运问道:“太后为何不赞同?”

                太后冷笑道:“此条内容,便是夺取君权,如此一来,景国已不是国君的景国,而是内阁的景国。”

                “景国,本就不是任何一人之景国,乃是万民之景国!若是太后不愿意让国君与士大夫共天下,那便与天下人共天下。”方运道。

                太后横眉瞪目,道:“方虚圣,你这是在当众威胁哀家吗?”

                方运几乎等于说,如若皇室不与官员共治天下,那么方运只能用更激进的手段,那必然会导致百姓联手推翻皇权。

                众官静静地看着两人,竟然无一人插话。

                “将天下安危系于一人,本就是最愚蠢的行为。”方运道。

                “难道将天下安危系于你方运一人,便不愚蠢吗?”太后反问。

                “本相代表的不是一人,而是全内阁。内阁承担景国安危,乃是最不坏之选。在危难时期,集权胜过分权,而经过层层选拔的多人集权,或许无法成就一方雄主,但却可以避免无能之辈。历史上有昏庸的皇帝,有草包的县令,但从未有过昏庸的左相,更不曾有愚昧的开国之主!”方运道。

                所有官员都无比认同方运的话,尤其是最后一句,经过层层选拔的左相或闯过无数难关的开国之主,或许在某方面有所不足,但永远高于帝王的平均水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