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iM3yay'></form>
        <bdo id='iM3yay'><sup id='iM3yay'><div id='iM3yay'><bdo id='iM3yay'></bdo></div></sup></bdo>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看书阁 -> 武侠修真 -> 蜀山之天宪神君-> 第六十三章 定计 问罪白犀潭

            第六十三章 定计 问罪白犀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魔教修行,最根本的便是祭拜本命魔神,一身神通所系端看魔神跟脚。越厉害的魔神,越难祭练。

                银姝的本命神魔乃是迷天七圣,即便是先天七十二神魔中也是最顶端的存在。一旦修成地仙,和本命神魔合二为一,便可颠倒阴阳,扰乱天机,不可测,不可算,莫可名状。

                大千世界但凡有人呼唤了她的名讳,都会被感应到。任何阴谋诡计,都会被提前察觉。甚至是有道行的修士,也会因她拨弄天机,而听从她的驱策。

                只是这等级数的先天神魔,最是凶险不过,需要与人合练,分担压力,才有可能侥幸成功。

                银姝就是渡劫之时,令座下七徒,秦淮七女,分别镇压七缕情愫,她本人专一降服外道魔神,将域外天魔降临的意识磨灭。这样一来,在蜀山世界,她就是迷天七圣。

                银姝在证道地仙时,洞彻了三分玄机,梅鹿子和随引有殒命之危。刚好,黄花山孙洞玄就在左近,心血来潮,出手救了梅鹿子一命。

                散仙孙洞玄和连屏山素无瓜葛,但他是膝角道人的太师伯。自从穷奇幽宫,群仙争夺轩辕至宝,膝角失了道场,他就投靠太师伯而来。

                连屏山一脉修士遇难,孙洞玄被膝角劝说,又有天机警示,才出手相救。看似出乎本心,实则是银姝背后点拨。

                俞峦将背后因果和盘托出,心中止不住地惊叹,秘魔正宗修炼成的地仙果然神通广大。和佛道两家虽然不同,可也另有一番玄妙。

                “好一个辣手仙娘,此事定不能善罢甘休!”庞宪斩钉截铁,口中话语饱含煞气。

                五毒仙剑既已炼成,再也不用困居苗疆,正好开开锋刃,让天下群仙见识见识五台派镇教飞剑的厉害。

                “不可!”五岳散人丘魁大惊失色,“山主,这其中必有误会。”

                毕真真是白犀潭韩仙子的弟子,神驼乙休一直想要与韩仙子重归旧好。这时候打上门去,定然会和大方真人挑起冲突。介时,就没办法收场了。

                庞宪一摆手,“我意已决!”

                误会?自然是有的。

                朱梅落子无声,就连银姝都没有推算出来他这位幕后黑手。但是却瞒不过庞宪,他可用不着推算

                “丘老,这不是退让就能解决得了的啊!”

                “我们越是怕事,越是是非不断。咱们先前忍让的还少吗?贤弟李修阳遭劫,我们还不是忍耐了下来,可现在越来越过分,步步紧逼,终究免不了一场干戈。”

                丘魁一脸纠结,“可是……可是……我们如何是乙休乙真人的对手?”

                “哈哈!”大笑声中,凭空生出万道奇光异彩,繁星点点,汇聚成一道人影。

                那人影脚踏一挂星河,身后三十四色宝光交织掩映,绚丽绝伦。映着清泉幽涧,繁木佳林,直将半山峰幻化为迷离婆娑世界。

                看着横在半天的道人,庞宪惊喜交加,“师伯!”

                仔细算来,将近有二十年不曾拜会穿心道人。在这关键时刻,师伯应缘显化,最好不过。

                “乙休那厮又算得了什么?也值当你这般惧怕!”

                穿心道人目似神电,被他一瞪,丘魁僵硬当场,动弹不得。好似有无数飞刀飞剑,雷蛇电蟒绞杀在识海,冷汗津津,直如雨下。

                “师伯,丘老谨慎惯了,也是老成持重。”压制住激动心情,庞宪好心解释道。

                丘魁哀叹苦笑,自己也是昏了头了。穿心道人和鸠盘婆久不履尘世,直以为他们避劫虔修,不问世事。连屏山遇到劫数,他们岂会真的不管不顾?

                “山主,我是怕你炼成飞剑,心情激荡之下,做出误判。”

                “为了随引一人,将满门拉入大劫漩涡,值得吗?”

                庞宪冷笑道:“值得?哪有什么值不值得。你以为我们何曾脱离过漩涡吗?”

                这岂止是单单为了随引?连屏山一脉,不是五台妖道,就是赤身魔教,要不就是乌头婆、初凤等劫后余孽。正教剑仙绝不会让他们独善其身。

                将来总会寻找一些别的什么缘故,打上门来。与其如此,不如主动施为,这样还能尽可能地掌控变数,总比被动遭人算计强。

                “宪儿,这场劫数是对你的考验。如果能够渡过,你才有独霸一方的资本。”

                庞宪精神一震,这次斗法想也知道有多么艰难,必定会有不止一位地仙高人参与其中。

                以前并不是没有和地仙中人斗过,可那时候多半都是迫不得已。这还是第一次主动参与,想想还有些激动。

                丘魁神情复杂,心中有些纠结,何至于到这步田地呢!

                慧珠劫后余生,认知更加清楚明白,“丘老,这次白犀潭问罪势在必行,不然连屏山可以散了。任人可欺,绝非净土。”

                伤心之余,语重心长道:“紫云宫就是前车之鉴。”

                看着丘魁的模样,何其相似。当初自己和金须奴也是这样想的吧!认为退让一步,终究会有两全之策。

                多么可悲!

                慧珠这句话敲响了警钟,五岳散人也是渡过一次地仙劫数的前辈剑仙,自是知道大劫中最怕瞻前顾后。

                躬身一拜,“单凭山主吩咐。”

                看着拜服的丘魁,庞宪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了下来。随引遭劫事小,可是对连屏山的影响太大。若是这一步再退让,连屏山就真成了一盘散沙。

                不但正教剑仙会动心思降妖伏魔,就连魔教那群老怪物也会按捺不住,盘算什么阴谋诡计。

                弱者恒可欺!

                “丘老,当务之急还请您前去接应梅鹿子,这次多亏孙洞玄道长,不能让他再遭小人暗算。”

                诸仙达成统一,庞宪雷厉风行,开始分配任务。

                “慧珠,我修书一封,你带着芷仙前去白犀潭,看他们作何解释。如果本分认罪,一切皆好。如若不然,五日后,本座亲自登门拜访。”

                慧珠观庞宪行事条理清晰,颇有章法,暗自点头。

                “乌头婆,你和袁化去金佛寺拜见知非禅师,将来龙去脉讲给他听,别的不要多说,老禅师自有安排。”

                庞宪沉吟片刻,又对俞峦说道:“姐姐,怕还要麻烦你一趟,百花仙子那里,还需你亲自去分说一二。”

                俞峦似笑非笑,“芳贤姐姐?你个小鬼,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庞宪不置可否。

                裘芷仙见师父安排妥当,迟疑道:“师父,要不要给许师叔祖问声好?”

                “不用!”庞宪笃定道:“师姑那里,有更重要的事要忙。”

                许飞娘一旦介入此事,就不是单纯的问罪白犀潭了,恐怕正中朱梅下怀,他们更有借口,招揽三山五岳,海内外各派高人插手其中。

                峨眉开府盛典刚过,那些老前辈闲得狠呢!

                穿心道人颔首示笑,“宪儿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